• <object id="yuqe8"></object>
    <bdo id="yuqe8"><xmp id="yuqe8">
  • <div id="yuqe8"><optgroup id="yuqe8"></optgroup></div>
    <menu id="yuqe8"><input id="yuqe8"></input></menu>
    <object id="yuqe8"></object>

    法律動態

    團隊動態

    【弼興教師節特刊· 弼興老師外傳2】
    2020-09-14 16:34:21   

    作者:黃益澍 專利代理部生物部部長

    大家好,一年一度的教師節即將來臨,老爺的《弼興老師外傳》如約登場。這次的文章略帶些私心——由于場地和演技的缺陷,年會時我參演的《吐槽大會》未能達到預期的效果,因此將當時被吐槽的兩個主咖再拎出來掀一番老底,自然也會引用當時說過的一些陳詞濫調。

    “吐槽”一詞,據說源于日本漫才,指從被吐槽對象的語言或行為中找到一個漏洞或關鍵詞作為切入點,發出帶有調侃意味的感慨或疑問,這近似于閩南語的“黜臭”——即“使…出丑”,根據程度不同可分為“揶揄”、“找茬”乃至“拆臺”。出于擔心“公司性死亡”(“社會性死亡”的下位概念)的緣故,文中會穿插一些充滿求生欲的“諂媚”之語,你懂的。
     
    1.薛老師 

    很多年以后,站在落地窗前,面對潺潺的流水和黃浦江上絡繹不絕的運沙船,E叔·13老爺·黃將會想起2013年初次在外經大廈21樓與薛老師面談的那個夏天下午。

    秉著為中華法制之昌明與科技文化之振興而奮斗的使命,2013年3月,薛老師帶領團隊成立了弼興,也開啟了升級版的“蠟炬成灰淚始干”的傳道授業人生。那天下午,我成為被他點燃的人之一,而這樣的場景不止一次地發生,有時在知識產權中心的課堂,有時在外經大廈的會議室,還有的時候則是在企業懇談會,只是被點燃的是不同受眾。這些人受他描繪的美好前景和個人魅力的感召,毅然決然跳入知識產權這個充滿機遇和挑戰的平臺。于是七年之間,弼興的隊伍翻了好幾番,業務范疇越來越廣,業內知名度也水漲船高。

    或許有心人看到了上一段的關鍵詞——“被…點燃”,是的,一般的蠟燭是點燃自己,照亮他人。而薛老師的特異功能在于點燃他人,照亮自己和更多人(注:這里的“自己”是他人自己)。點燃他人比點燃自己更厲害,因為被蠟燭照亮只說明看到了光,但自己不是光,只有自己在燃燒才能成為光,從而去照亮更多人。在薛老師的推動下,更多的人開始燃燒,做出了或者在做著更大的貢獻。有心人或許覺得上面一番話求生欲滿滿,因為在吐槽時我說的可是薛老師“燃燒自己,燙傷別人”,但事實上這兩句話并不矛盾,既然每一個生命都有靈魂,區別只是怎樣喚醒他們,那么不管是點燃還是燙傷,只要能喚醒人的靈魂的方法,都是好方法。

    想知道薛老師是如何點燃別人的嗎?太簡單了,畫餅啊,越大越來事的那種。畫餅是每個企業創始人的必備基本功,區別是大部分人只會畫餅,而畫出來的餅顯然不能充饑。薛老師的本事在于,他畫的餅管飽——無論是精神層面還是物質方面的需求。當你燃著、燒著自己,就會發現這個餅神奇地從畫上掉下來,落到了你的手心。這個餅可以是逐年增長的薪水福利、虛擬股權和星辰計劃,也可以是漸漸獲得的社會認可和自我實現的成就感。

    公司五大價值觀中,排在第一的是“專業”(注:另四個分別是負責、簡單、陽光、奮進),為了印襯這一點,吐槽時我編了個幾個段子,其一說到薛老師有句名言:“專業就像內褲,看不見但很重要”,穿沒穿內褲去見客戶,你自己知道,然后因為你的不專業,客戶也能感覺到你沒穿內褲。他還教育我們“拿了”客戶的錢,要好好寫專利,否則對不起客戶。于是為了對得起客戶,薛老師已經十幾年沒寫專利了——在此我要澄清的是:十幾年來他真的沒有在寫專利,但這僅指第一線的操作,每年他仍會通過內部升級考核、質檢和督導間接地對得起客戶。

    在導師俱樂部活動上,有學員問如何復制他的成功,薛老師提了兩點:第一點是時間、第二點還是時間……因為專業是時間堆成的——要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至少需要十萬個小時,甚至更多的時間,而負責和奮進也需要由足夠長的時間反映。而鄙人則認為薛老師的成功是無法復制的,因為復制了沒地方粘貼——因為你的內存不足。你也別想著復制,一來這種內存條沒地方購買,二來當去復制別人的時候,你就不是你自己了。如果非要復制,那要么挑戰上限,要么挑戰下限。挑戰上限,是挖掘自己的潛能,讓自己的天花板越來越高;挑戰下限,是減少不合實際的欲望,背負生命不能承受之輕。

    友情提醒一下,以上是我編的,其實薛老師的成功訣竅就一個——改變自己,在改變中不斷進步。

     
    2.朱老師 

    眾所周知,萬物生長靠陽光,而水是生命之源。如果說薛老師是“點蠟機”,為同仁們提供光,并促動更多的光產生的話,那么朱老師就一定是“飲水機”,只要撳一下按鈕,她便會給你一江春水、一棹春風和滿面的笑容。

    對于沒有天賦的人,生命是個負擔,而對于有天賦的人,天賦是個負擔。為此有些天賦異稟的人,通過后天不懈的努力把天賦毀掉;而另一些人則利用天賦輕松自如地在每個領域做出成就,朱老師就是后者。她原本是醫生,在醫院時曾是各個年齡段的粉絲收割機,有醫生、護士、病人…乃至病人家屬,簡直就是國民姐姐。即使離開了原來的職業,仍時不時要為粉絲們解答各種疑難問題。為什么轉到代理行業呢,據說因為有一天值夜班,目睹生命的流逝,意識到做醫生只能拯救人的肉身,于是棄醫從文,為科技文化之振興而投入了知產行業。在專利這一行當從業十幾年來,不僅擅長各領域的撰寫和答辯,還把各種流程玩出花兒來,可謂是代理師中最懂流程的人。哎呀,我忽然有點吹不下去了,換一個角度再來。

    除了身為公司的大內總管以外,朱老師還是生物部的八十萬禁軍總教頭,或者說是傳功長老,換言之生物部的所有代理師都是她的徒弟或者徒孫,沒有例外。她在學術上很嚴謹,但是傳功過程很溫和,讓人如沐春風,絕對不會讓你走火入魔。當你犯錯時,她從不生氣,只是耐心地把相關的專利法知識掰開、揉碎了,一遍又一遍傳授給你。于是你會覺得羞愧,在心中立下個flag——下次再不犯同樣的錯誤了。過了不久以后,你又犯了同樣的錯誤,她再一遍又一遍地傳功授法,此時你覺得她就像一輛迎面而來的壓路機,把你壓得體無完膚……吐槽時,我說朱老師讓人深感自己是垃圾,只不知是可以搶救的可回收垃圾,還是有害垃圾。會后,薛老師曾特別興奮地和我交流了身為朱老師的帶教老師被朱老師碾壓的經驗(因為朱老師做事情太proactive了),同病相憐的我倆交換了名片,相約下次再交流和“聲討”,但是后來再沒有為此溝通過,畢竟壓痛是一種說不出的痛。

    朱老師善于透過現象看本質,她把血型、屬相、星座、DISC性格、九型人格、氣質學說、PDP……各種理論有機地結合起來,形成了一套完備的“心理分析大法”,又稱朱氏巫學。是的,她就是與會看星盤的石老師并稱我所兩大著名巫婆中的另一位。每周五是生物部在張江辦公的日子,在正餐是專利業務交流之余,少不了來點巫學做甜點。其中樂此不疲的話題之一就是和她爭論黃老爺是六型(她的觀點)還是七型人格(我方觀點)。最后為了共建和諧社會,我們暫時在六偏七上達成共識。但在星座學上,我們仍有分歧,特別是在金星方面,她認為我是水瓶,但老爺自認為就像上升星座會使人偏離太陽星座一樣,本人的金星已由金牛坐鎮。對巫學有興趣的同學,歡迎周五到張江辦公室,我們一起交流起來!

    當然朱老師也不能沒有缺點,吐槽大會中我瞎編了一個段子:由于朱老師聲音太甜了,害得客戶打完電話得了高血糖,然后我對自己平時記不住朱老師的教導也有了借口——為了不得高血糖,每次朱老師帶教的時候,我都沒敢帶耳朵。除了上文提到的巫學,朱老師還精研《素書》、《道德經》、四維佛學理論等等,于是活得越來越像菩薩??吹街炖蠋?,你一定會想起道德經中的這句話:“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于是在水中,我們奮力向前劃,象逆流而上的小舟,一直走,一直走!

    點擊此處,重溫外傳第一談。